故事三则

1. 钥匙丢在哪了?

昨日早骑电动摩托去公司,然后在食堂吃早餐。下班时发现钥匙丢了。我仔细回想,可能早上落在食堂的餐桌上了、可能坐在哪个沙发掉了、也可能不小心掉进桌下的垃圾桶,被清洁员工误收走了?物业-失物招领处的同事已下班,只能明天去问有没有人捡到,无奈心情不好,打个车回家。幸好房东留有钥匙一把,我才得进家门;也幸好电动摩托也有备用钥匙。

今日上午便去问失物招领处、食堂员工、清洁人员,都没有。我在想会不会真有歹人捡到车钥匙,去车库骑走?要是那样的话必须调监控,嗯。但我更相信钥匙是被清洁人员误收走了,因为我觉得若同事捡到,一定会交到失物招领的吧。
下班去地下车库,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,钥匙它就插在车子上,有两天整!谁再说新浪地下车库不安全我跟谁急!
微信图片_20170809210435.jpg
顿时不敢相信我寄几,居然把钥匙留在车子上,这人啊大概是脑残吧。这两天回想钥匙丢在哪时,潜意识里设置的前提是:骑到车库停车拔下钥匙,我一定是把钥匙丢哪了。全然没想到钥匙可能就插在车子上!这个最本源最基本的疏漏。

由此可见,人们遇到问题时,会自以为是地认为,首先,一些前提是没问题的,但常常问题可能就出在那前提上。
想想《三体》里的几个科学家,耗时大半辈子研究一个领域,却意外发现,他的理论体系里,最基本的概念和公理是不成立的,那简直能让人崩溃。

所以,遇事时莫慌,花几分钟,想想你觉得不可能出现的情况、质疑那些“理所当然”,可能就解决问题了。

2. 不懂别瞎说

这两日在公司食堂,饭菜真是令人难以吃饱。今日下班去外面一家饺子馆,还点了盘“凉拌山野菜”,菜一上来,入眼的是黄瓜丝儿+香菜,我问路过的服务员,“山野菜是什么”,她看到我桌上的菜说,“这就是山野菜”。我忍了。喝口饺子汤,我拿筷子扒开两下,哦,原来里面有“老蕨菜”,我在家的时候吃过,我们家那边的乡土叫法。
shanyecai.jpg
她的回答,我觉得不行;我的问题,我觉得OK。我是没看到老蕨菜,所以质疑,难道他们家的山野菜,就是黄瓜丝儿配香菜?她竟然以题答题,不知怎么地想起了《让子弹飞》里喊的一句台词,“上海就是浦东 浦东就是上海”……

其实怪我,没看明白呢,就开始瞎质疑。想要否定一个事儿,你就得先理清这个事儿。虽然关系不大,但毛主席说过,“没有调查,就没有发言权!”。

3.新好的事物不可挡(电脑技术篇,业外人酌情忽略)

我是一名PHP工程师,PHP意思是Hypertext Preprocessor,Web上的超文本预处理器。Web是啥?超文本预处理器又tm是啥?这俺就不扯了,再扯远喽。啊对,我们还用一种数据库,叫MySQL。

微信图片_20170809210446.jpg

以前啊,我操作数据库,习惯用那个phpmyadmin,使用PHP编写的网站形式的MySQL数据库管理工具。今天死活想在机器上安装,最新版呢嫌机器上的PHP版本低,旧版呢又依赖Mysqli扩展。同事推荐一个软件叫DataGrip,是JetBrains公司的产品,用了还真不错。起码这软件和PHP没毛关系,谁也不耽误谁。

我们都有舒适区,不阶段性地远离就很难进步。远离一下下,尝试新的东西,不耽误事儿,而且肯定有新的视角、新的体验、新的收获。

说说近来小思,分享中庸之道

大学毕业至今,已有一年之余,回想一年,有诗有酒有朋友,生活得却也算不错。
这一年与两个老铁合租,嗯,很开心。

却又是为什么,自己偏要出来自己住呢?有时候吧,我也在纳闷,应该主要就是两个理由:

其一,我说出口了,是工作日上班略麻烦,骑车+地铁+班车(时间倒是不长,50几分钟吧),想换个离公司近一点的,只要一种交通工具就好了。毕竟吧,我是这么嫌麻烦的人儿,另外我还能大大减少 起床后不想去公司上班的小情绪(不是不想上班,是懒得经历这个通勤...);

其二,是我心里想的但没说出口,我吧,从来不是一个很有自制力的人,工作之初也想着扎扎实实练级,早日成为砖家、大牛…… 但是每天下班回来通常是回来打两把2k,然后等哥们回来,再打它几把,这一晚上就这么过去了。我倒是挺开心的,也挺感激我们哥仨一起生活的这一年。

但是吧,可悲的是,我就是矛盾,自己之否定之否定,又有一颗不值钱的上进心,又有爱玩不甘寂寞的情绪。所以只能忍痛割爱搬出来自己住,也体验体验这难得的独处。

《道德经》有云:“知人者智,自知者明”,据此,现在的我恐怕真是没什么智慧了吧。所以只能尽量耐住浮躁,读一读书,应该不亏。
犹记去年所读,关乎“中庸之道”:

人性品格,首尾两端是极端与邪恶,中间一类为美德。
怯懦与鲁莽之间是勇敢
吝啬和奢侈之间是慷慨
懒惰与贪婪之间是进取
自卑和骄傲之间是谦虚
秘密与多嘴之间是诚实
暴戾和滑稽之间是幽默
争吵与献媚之间是友谊
哈姆雷特的优柔寡断与堂吉诃德的莽撞冲动之间是自我自制

想要达到美德熟视无睹的词汇,必然是由为人处世选择的道路、平日的行动所决定,
以我矛盾之性格,幸与这中庸之道,有所相似。只是这“中间道路”,的确需要磨炼的过程,关于以上诸特点,我给自己的评价是:
怯懦、吝啬、贪婪多一点、自卑、多嘴、滑稽、献媚、优柔寡断多一点。
你呢?

“真好”,“哪有”,原来当下最好

前几天在微博上看到一句评论,“小学时盼望中学,初中时盼望高中,高中时怀念初中,上大学了怀念中学时代,毕业工作了才知道做学生最好”,很多时候的我们,也许就是这样的状态,或幻想未来的生活、或念想过往的时光,而就是没有活在当下,没有细细品味自己的生活,时光就这样,不间断地、不幸福地流逝。

2012年的我,经过了成人礼,经过了高考,青涩地、懵懂着,踏进大学校园的大门。四年真的很快,有过享受大学的美好,有过自己所谓的努力,有过颓废、失落与失望,有过挣扎...

毕业了,工作了,坐40分钟的公交去上班,偶尔小忙,或闲时看书学习。好些天觉得日子过得萎靡,没有以往的活力。在前几周做了些改变,每天骑车去上班,30分钟的车程,还可以吹吹风。傍晚,在公司所在的公园里,打上一小时的篮球,挥洒着那熟悉的汗水,酣畅痛快...

今天打篮球,还被几个打球的哥们夸了一句,“哥们,弹跳真好,弹速还快!”,当时就小尴尬的一笑,“哪有~”。其实不是开心,只是有感触,年初的时候,打篮球崴到脚,三四个月后,竟然还感觉不适,我苦笑,是不是俺的“职业”生涯报销了,甚是想念高中时,每天傍晚自己组织的篮球赛。所以几个月来因而很少打球。

当我渴望找回我的活力时,我知道篮球还是我的最爱,没有死命地去打,没有懒散和消极,我依旧是那个能跑能跳,人送绰号“小科比”的小伙子。一句“哥们,弹跳真好,弹速还快!”,也许我们真的是没有以前状态好,但我们无感或不喜欢的现在,恰也是别人怀念的曾经,也必是未来自己怀念的曾经。

活在当下,像是老生常谈,但真的是我们生活最不该忘记的信条。

毕业挥手期再见

6月25日晚,824和1#909小聚,凌晨回来的我们,上了宿舍楼,却又下来...
多想,这时间不再流逝,这离别不要来临,在五环广场的我们,是多么舍不得彼此

6月26日,又送走了两个室友。
送钊哥到南门时,我抽泣了,拥抱着说,再也不能和你骂来骂去,看你傻傻地打游戏。我以为哭出来会好受,其实还是很难受。
送郭医生时,不住地在开玩笑,想要强忍住眼泪,却还是偷偷流出了眼泪。

刚躺在床上,看着三张空了的床铺,难过至极,为了不哭出来,我下床写这篇日记。
想想明天,送走或是和谢明敏和朱珂漫一同离开这个居住了四年的地方,酸楚涌上鼻头...

有人选择工作,有人选择gap,有人继续求学,大家都会好好的...

悲伤不舍难免,还是想笑着说再见,相信与祝福,期待常相见

蒋庆宇,2016年6月26日晚,于北京科技大学5斋824

centos6.5 安装 nginx+php7+mysql

nginx、mysql您可以选择源码编译安装三部曲,当然centos下yum install实在是太方便了。

至于PHP7,由于我之前编译5.6踩过各种基本的坑,所以对于./configure基本已经熟悉,下面是我的配置:
./configure --prefix=/usr/local/php7 --enable-fpm --with-fpm-user=user --with-fpm-group=user --with-libxml-dir=/usr --with-openssl --with-openssl-dir=/usr --with-pcre-regex --with-zlib --with-zlib-dir=/usr --with-curl --with-gd --with-webp-dir=/usr --with-jpeg-dir=/usr --with-png-dir=/usr --with-freetype-dir=/usr --enable-mbstring --with-mcrypt=/usr --with-mysqli --with-mysql-sock=/var/lib/mysql/mysql.sock --with-pdo-mysql --with-readline --enable-sockets --enable-zip --with-pear

说明:

  1. 先解决库依赖,例如--with-jpeg-dir依赖libjpeg,我们就要先 yum install libjpeg libjpeg-devel
  2. 当configure失败原因诸如 缺少 xxx.h ,安装对应的 xxx-devel就可以解决。(因为,在代码中使用共享库如果是动态加载的话,可以不需要头文件等,因为编译时根本用不着;但如果是静态加载的话,也就是此时的情况,则需要对应版本的头文件,因此需要安装xxx-devel包)
  3. to be continued

附:重启Nginx/MySQL/PHP-FPM的shell脚本

#! /bin/sh
# Nginx/MySQL/PHP-FPM restart

/etc/init.d/nginx restart
/etc/init.d/mysqld restart
kill -9 `ps aux | grep php-fpm | grep -v grep|tr -s ' '|cut -d ' ' -f2|awk -v RS="" ' { gsub("\n", " "); print } '`
echo "php-fpm killed"
/usr/local/php7/sbin/php-fpm
echo "php-fpm started"